82岁首富尹明善:长孙女接棒 力帆或重回摩托市场


“力帆妖娆,老尹逍遥”。这是三年前,力帆集团创始人、重庆首富尹明善宣布退休时,赋诗畅想的悠闲退休生活。

但让这位江湖人称“尹老爷子”的重庆摩托帮大佬没想到的是,自己向往的生活短短三年时间就彻底梦碎。

在接连亏损、债务压顶、资金紧张之后,力帆终于走到了司法重整的地步。

2020年8月12日,力帆股份发公告称,其控股股东重庆力帆控股有限公司提出的司法重整申请已被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同时还表示,目前公司已被债权人申请进入破产重整程序,若法院依法受理申请,公司将存在因重整失败而被宣告破产的风险。

一手创建的集团深陷泥沼,让年过八旬的尹明善不得不结束逍遥日子,再次“出山”。而这次,他把“大权”交给了25岁的孙女。曾经的摩托车行业领路人折戟汽车制造,已成为尹明善,乃至力帆心中永远的痛。

深陷泥沼的力帆

在苦苦坚持一年后,力帆最终还是在2020年这个多事之秋,宣告了司法重整。

8月7日,力帆股份发出公告称,其控股股东重庆力帆控股有限公司因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向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进行司法重整。四天后,法院裁定受理力帆控股的司法重整申请。

“很早就听说力帆不行了。2019年下半年更不断传出因为造车危机而带来的破产传闻,尽管力帆一再辟谣,但还是走到了今天。”8月22日,一位熟悉力帆汽车的业内人士唏嘘不已。

8月23日晚,力帆股份再次发布公告称,公司于8月21日收到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民事裁定书》及《决定书》,裁定受理债权人重庆嘉利建桥灯具有限公司对公司的重整申请,并指定力帆系企业清算组担任力帆股份管理人。而力帆股份旗下10家全资子公司,及参股公司重庆力帆财务有限公司同样被法院裁定受理司法重整。

与此同时,力帆股份股票于8月24日起停牌一个交易日,并在8月25日恢复交易。届时,公司股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简称改为“*ST力帆”,股票价格的日涨跌幅限制为5%。

“曾经国产摩托车绝对的领导品牌,却在汽车制造领域一步步滑到如此地步,真心替尹老爷子惋惜。”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在大多数业内人眼里,力帆这头巨象的倒下是受汽车制造所拖累。多位重庆汽车行业从业者向贝壳财经记者表达了类似观点。不管从技术上还是制度上看,力帆造车之路的落后是全方位的,“崩盘只是迟早的事”。

“尹老爷子不是不关心汽车,但现在的局面就算他重出江湖也很难将力帆汽车拉出泥沼。”一位曾关注力帆汽车多年的媒体人告诉贝壳财经记者。

2018年9月,已卸任力帆董事长的尹明善特意现身力帆股份临时股东会,并引用毛泽东语录来为大家打气,“我们的同志在困难的时候要看到成绩、要看到光明,要提高我们的勇气”。但鼓劲打气并没有阻止力帆业绩上的下滑。2019年,力帆实现营收74.5亿元,同比下滑32.3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46.82亿元,同比下降1950.83%。2020年的疫情更是给力帆带来巨大影响,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力帆实现营业收入15.84亿元,同比减少69.42%;净亏损25.95亿元,上年同期亏损9.47亿元,同比扩大173.99%。

更让力帆头疼的是债务问题。力帆股份近期公告显示,有近12亿债务压顶。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查明,力帆股份已经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当前货币资金4300万元,到期债务11.96亿元,其他财产流动性差、无法变现,依法应予认定其明显缺乏清偿能力。

造车梦碎、巨债缠身、资金链告急,尹明善的力帆终于走到了破产重整的隘口。

多次自救无果

“和同在重庆的长安、长安福特等车企相比,力帆的影响力和销量自2014年就逐年下滑,就算本地消费者在购车时也更倾向选择另外两家。”8月24日,在重庆经营着一家二手车店的刘刚(化名)告诉贝壳财经记者。

据公开数据显示,力帆股份从2014年半年度业绩连续4年下降。2018年,力帆营业收入110亿元,同比下降12.6%;扣非净利润则亏损21.49亿元,同比下跌1047%。2019年,力帆实现营业收入74.50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6.82亿元,扣非后净利润为-43.95亿元。

这期间,尹明善不是没有做过努力。

2013年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崛起,让尹明善看到未来。他计划主攻新能源汽车市场,甚至在2015年6月的新车发布会上,力帆总工程师陈卫表示在2020年前将推出20款纯电和混合动力新产品,实现新能源整车累计销售50万台的目标。

尽管这一计划在初期颇有成效,在2015年达到过万的年销量。然而好景不长,2016年力帆股份被曝光存在利用“新能源汽车骗补”。彼时共查出力帆股份2395辆新能源车不符合补贴条件,涉及中央财政补助资金1.14亿元,在相关补贴撤销同时,力帆股份被取消2016年中央财政补助资金预拨资格。同年力帆新能源汽车销量下滑为4000余辆。

“力帆‘新能源骗补’事件的爆发,不仅产销量受到极大的限制,更重要的是未来市场和利润来源被切断,很大程度导致力帆走向没落。”一位重庆汽车制造业从业者告诉贝壳财经记者。

据业内媒体报道,新能源车补占据了力帆股份2015-2018年间累计净利润的90%,失去补贴的力帆股份很快陷入财务危机。甚至在2018年下半年很长一段时间里,不少来自全国的供应商围住力帆要债。

新能源汽车折戟,不得已下的力帆开始入局汽车分时租赁市场。重庆知名分时租赁平台“盼达用车”正是力帆转战新能源的思路,这也成为力帆汽车新能源车辆的主要销售路径。

始料不及的是,2020年4月2日,力帆股份发布公告称,因公司旗下子公司重庆力帆乘用车与重庆盼达汽车租赁公司存在买卖合同纠纷,盼达汽车向重庆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要求力帆乘用车赔偿7.98亿元。

盼达汽车在自身押金问题、生存压力之下,开始向力帆股份“动刀”。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力帆旗下新能源汽车累计销量为549辆,同比下滑56.32%,其中6月销量仅为89辆。2019年全年新能源汽车累计销量仅为3091辆。

“基本上不会收售力帆汽车,很少有人会问,也根本卖不出去。”刘刚说,“现在相比早前很少能在路上看到力帆汽车了。”

和自己较劲

力帆股份现在的窘境,令外界唏嘘不已。不过业内人士认为,在国内车市升级加快的残酷竞争下,没有技术核心竞争力,盲目跟风成效甚微,力帆陷入今天的困境也在情理之中。

而尹明善的一生,似乎一直在和命运、和自己进行着漫长的对抗。

1938年出生于重庆涪陵一个小地主家庭的尹明善,在12岁时就因为土地改革,和50多岁的母亲净身出户,留给他们的只有荒山顶上一间被弃用的茅草屋。

年幼力薄的他无法依靠体力种田出粮。他尝试做起生意来。他发现针线是每个家庭必备的物品,且体积小巧,卖货时方便携带。于是他从一个好心人手中借到了五角钱,步行到城区里批发回针线,继而回到乡下沿村叫卖。

尹明善算过账,每天五角钱成本所购得的针转手能卖出一块多钱。这样不仅能解决自己和母亲的温饱问题,还能在买够米后将剩余的钱存下当作家庭“流动资本”。

这让尹明善在短短几个月内就拥有了几块钱“巨款”,但不甘心于只做个小商贩的他内心仍渴望得到学习的机会。开明的母亲也一直以“不读书则无为”的理念教育儿子,并鼓励他在一年后前往重庆公立中学读书。

这是命运第一次将尹明善托起。从小“地主子女”身份给他带来的诸多白眼让尹明善敏感且固执,也让他对自己的要求极高,几近苛刻。

尹明善曾在老家的儿童团演出队里身处中心位,但他却因为老学不会扭脖子,气得把自己的颈项拍肿,高中时期尽管成绩优异,也因为学习俄语时弹音不够标准,而一度恨得想咬掉舌头。在读武侠小说时,看到书中角色会十八般武艺,尹明善曾发狠要学会十九般武艺;少年时读到有大师会八国语言,也发誓长大要会九国、十国乃至更多国家的语言;在得知《红楼梦》里有六百多位人物、《战争与和平》写了八百多位,他也曾暗自决定今后自己所写的传世之作人物一定上千。

然而安静的成长生涯再次掀起波澜。

1958年春,高中三年级的尹明善因被揭发“有右派言论”而被迫离开学校;1961年更是被发配到塑料厂监督劳动。从此,尹明善历经20多年“劳改”日子。

命运的折磨让他一度在深夜里躲到荒郊野地号啕大哭。在多年后的一篇随笔中,尹明善曾写道:“好恨自个儿投胎在地主家。青壮年时出色出众,却挨批判,受处分。那时恨自己恨到捶胸顿足,抓发掐股。”

对命运的较劲让尹明善对任何事格外上心,也渴望获得更大的成功。在上世纪90年代创业时,他发现产品难以做到精益求精而急得唇焦口燥。甚至在和通用电气负责人伊斯梅尔同台时也暗下决定,务必要赶上对方。

1979年,年过不惑的尹明善终于等到“尹明善,你还年轻,你可以堂堂正正地做人了!”的通知时,他仍在暗自和自己较劲。

那一天,他在笔记本上抄录了一首诗:“在青春的世界里沙粒要变成珍珠,石头要变成黄金”。

从“摩托帮”大佬到造车新人

出狱后的那些年里,尹明善曾当过出版社编辑、当过书商、还做过香烟生意。但始终没找到真正适合自己的方向。

1992年,机会终于来到。

彼时的重庆以摩托车闻名全国,市场上除了嘉陵、建设等巨头外,还云集着大批生产销售摩托车及配件的民营企业,被称为“摩托帮”。

尹明善无意间从一位“摩托帮”朋友口中得知,因为嘉陵、建设等本地品牌不愿意把发动机卖给其他小厂,导致这些小厂每个月都需要用高价从外地买几百台质量很差的发动机。

在研究了行业状况和盘算了风险后,当时55岁的尹明善决定进入摩托车行业。他没有重复其他小企业为大厂做边角料的老路,而是直指摩托车的“心脏”——发动机。

那段时间里,尹明善将建设集团的发动机配件以1400元的成本价买过来,装配成发动机再以1998元的价格转手卖出去。优秀的质量和便宜的价格迅速赢得市场。很快,订单不断飘向尹明善手中。生意最火热的时候,外地厂商需要提前几个月打款,天天到公司的组装厂门口排队取货,以至于公司每星期都得到机场包机发货。

这条此前没有人尝试的道路让尹明善和力帆迅速崛起。

入行的八年时间里,力帆不仅从生产发动机到研发自主品牌“力帆摩托”,尹明善也在2000年以5.5亿元净资产登上“2000年福布斯50位中国富豪排行榜”。同年,他还接手甲A球队玩起足球,并在数万名球迷的“雄起”声中,夺得西部球队有史以来第一个冠军,大幅提升了力帆在全国的品牌影响力。一年后,力帆以产销发动机184万台、销售收入达到38.5亿元的业绩,超过嘉陵、建设等品牌,成为重庆摩托车行业的龙头老大。

2010年11月,尹明善带领力帆成功登陆A股。据媒体报道,上市后的力帆集团市值达到100亿,而拥有力帆80%股份的尹明善身家一路飙升到80亿。

这无疑是尹明善和力帆最风光的时候。然而本以为会一路顺风顺水的力帆却很快被命运开了个玩笑。

2004年后,由于各地限摩禁摩政策的出台以及汽车产业的崛起,中国摩托车产销量发生变动,并最终在2007年达到顶峰后迅速下滑。

彼时的尹明善在发现市场变动后已开始将产业逐渐转移。2003年力帆就通过收购重庆专用汽车制造厂,将企业改名为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之后在2005年拿到汽车生产资质,并在2006年推出力帆第一款轿车“力帆520”。

“尽管转型造车时尹明善已68岁了,但当时都觉得力帆肯定没问题。”重庆一位从事汽车制造的业内人士告诉贝壳财经记者,“毕竟尹老爷子名气、经验都在这儿,没人怀疑他会做不起来。”

然而,正是在汽车制造的道路上,尹明善和力帆狠狠地摔了跟斗。

力帆那几年不断推出新款汽车,据公开数据显示,2010年力帆股份营收67.7亿元,产销乘用车6.9万辆,尽管作为新入行者销量算是及格,但力帆汽车在随后的时间里却因为产品缺乏创新无法彻底打开局面,甚至一度因外形过于模仿宝马汽车而被外界诟病。

一位汽车行业从业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力帆太醉心于模仿,汽车制造一定是研发为王,随着研发投入的扩大,技术的吸收转化,通过研发持续推出符合市场需要的产品,才能赢得先机。没有下工夫进行研发,是力帆落寞的根本原因。”

长孙女接棒,力帆或重回摩托市场

“看到力帆如今的状态,内心真的替尹老爷子感到惋惜。”一位曾多次报道力帆汽车的重庆当地媒体记者感叹道。让他印象深刻的是,此前在出席一次力帆活动时,尹明善很和气地向在场记者打着招呼,“和他聊天不像是采访,就像一位长辈在那儿聊家长里短。”

2017年3月,尹明善在新车发布会上赋诗:“八旬不退,力帆衰颓;后继有人,力帆腾飞。力帆走过弯路,愧把客商辜负;而今走上坦途,工厂客商同富。商家关照,力帆荣耀;力帆妖娆,老尹逍遥。”并哽咽着向台下鞠了一躬,宣布退休。

退休后的尹明善曾一度希望过上“流连于书斋,忘形于山水”的生活,但这个愿望并未实现,继任者的缺失让失去主心骨的力帆彻底下滑。

据公开报道,尹明善有一子一女,儿子尹喜地酷爱跑车,曾用3000万元成为国内第一辆布加迪威龙的车主,而女儿尹索微则常年在海外读书,两人都没有接班的意向。尹明善不得不将力帆交给职业经理人,但操盘手的不断更迭,带来公司管理层的持续动荡。甚至在尹明善卸任的第二年,力帆汽车经营问题彻底爆发,如今更是深陷“破产”风波。

一手创办的企业亏损到如此地步,让尹明善不得不重出江湖,2020年5月,82岁的尹明善再次现身力帆股份2019年年度股东大会,其坦言“一个企业永远都会有困难,但一定要咬牙克服坚持”。

正当外界都以为尹明善会重掌大权时,他却意外地选择将长孙女尹安妮推向台前。

据资料显示,这位1995年出生的尹家三代于2017年毕业于美国加州大学尔湾分校经济专业,目前仍为在读研究生,专程休学一年以熟悉公司业务,现任力帆控股副董事长。

但外界对尹明善此举多有猜疑,甚至质疑其是一种危情处置的操作手段,或者安排家族继承人上台更方便对接事务和沟通。

“尹安妮背后肯定有尹老爷子亲自出马的身影,但即使如此也很难将力帆救活。”一位行业人士告诉记者,“如今唯一可能的除了力帆原有的摩托车领域外,看是否能寻找更多的新机会。”

幸运的是,力帆并未陷入彻底的败局。相对汽车领域的失势,力帆摩托仍产销额醒目。据力帆股份2020年8月所发布数据显示,2020年7月力帆摩托车销量为7.4万台,同比增长50.64%;摩托车发动机销量为6万台,同比增长19%。

从摩托车大王,到追逐造车梦想,尹明善当年不会想到力帆会走到目前的艰难境地。去年底,力帆对业务重心做出调整,将摩托车业务摆上首位。摩托车曾经让力帆走上辉煌,如今能否帮助摇摇欲坠的力帆重新扬帆?

目前关于力帆最新的官方消息是,力帆拟引入重整投资人,资产总金额不低于200亿元。

2020年8月初,尹明善的随笔集《芭蕉飕飕》出版。尹明善在自序中采用了宋代词人吴文英的《唐多令•惜别》,其中写道: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纵芭蕉、不雨也飕飕。

(原标题:82岁尹明善:风雨飘摇的力帆与破碎的造车梦)

(责任编辑:陈合群_NB12679)

d3w8.cn

cvxl.cn

bval.cn

b5v7.cn

cfmu.cn

a6t9.cn

cwqu.cn

cvdn.cn

cxsv.cn

cvwq.cn

cvhk.cn

csfv.cn

ckdv.cn

cxre.cn

cwau.cn

d6t8.cn

bpav.cn

bkux.cn

cifx.cn

cvbr.cn

c9p6.cn

dbru.cn

cofd.cn

butp.cn

bvlf.cn

d6f9.cn

b1i8.cn

bmea.cn

d6u3.cn

cugs.cn

cyeh.cn

c9d7.cn

cgut.cn

cvlw.cn

a7x6.cn

choj.cn

czxo.cn

azvo.cn

buig.cn

buor.cn

cmoj.cn

clqu.cn

ckuz.cn

bvzo.cn

ctzo.cn

bkwi.cn

cbik.cn

civm.cn

cwoh.cn

cvor.cn

ceue.cn

ceuz.cn

b1o3.cn

d1c9.cn

c9v6.cn

bwvw.cn

cxgi.cn

crlo.cn

cvzw.cn

b3m5.cn

dbuo.cn

cuoj.cn

buqm.cn

d1u3.cn

cjod.cn

brvd.cn

c2v7.cn

ckix.cn

cvwm.cn

covg.cn

cxus.cn

cibl.cn

cvzu.cn

coqw.cn

a6o8.cn

d3n3.cn

cldu.cn

bvjn.cn

a7l7.cn

cfvh.cn